浮光跃金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ω\*)
杂食性写手,什么都写,坑品不佳(๑˙❥˙๑)
欢迎勾搭,叫我光崽就好(◔◡◔)

【霆峰/娱乐圈半架空/小甜饼】王不见王(一发完)

梗来源于微博@都说好但是要先给钱,已授权。

半架空娱乐圈,请勿上升真人哟~

所有内容纯属剧情设置,没有影射哪一方粉丝的意思……我也没必要影射自己是不是【笑 

 

 

当代内地娱乐圈,明面上是流量的主场。

各家流量台上和和美美,和谐无比,台下经纪人暗中交锋,为资源争得不可开交。

但其中有两大无人不知的顶级流量——陈威廉和李埃文,却是在台上都是众人皆知的不对盘。

陈公子大名陈威廉,圈内人称“陈公子”,虽然他自称从港城过来的北漂,但被无孔不入的港媒爆料未出道之前就居住在香港最有名的山顶豪宅,在跑马地的礼顿山也有一处豪宅,十足十的豪门“陈家公子”。

只是他本人在这方面并不高调,也从未回应过此类新闻。

但他不经意间举手投足的气质和仪态,总是让人不经意间想到“高级”“王子”之类的词汇。

当然,大概也有那晃瞎人眼的七十万软妹币的钻石耳钉的功劳。 

 

 

李校草大名李埃文,据说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校草,生的白嫩乖巧,一双杏仁大眼,笑起来单侧酒窝让人心醉,还自带又红又专“政委”风,整个一共产主义接班人,人送外号“国民校草”。

 

 

陈威廉是典型的港城潮男,深受西方文化熏陶,热情外向大方得体,见谁都能混成个自来熟;穿衣是有自己独一套风格,颁奖礼几乎永远不穿西装,首饰上也是自由随性,一只耳朵上七八个耳洞都是常事,怎么夸张怎么酷炫怎么来,一般人根本HOLD不住,可他仗着自己神赐的脸和气场,硬是HOLD住了所有造型。

李埃文就不同了,土生土长的锦城人,性格说好听是内向自持,不好听就是冷淡高傲,进了娱乐圈之后健谈不少,可骨子里确实是个内向的清冷的人,初接触感觉不摆架子好相处,接触久了就发现实际上根本没人进得去他自己划定的“朋友圈”;穿衣服也是以内地的保守风为主,打底必不可少,从来不越界出格,极少佩戴首饰尤其是戒指,颁奖礼几乎永远西装偶尔领结。

 

这两个堪称性格迥异的人在2014年凭借各自的电视剧一战成名,从十八线小透明一跃成为顶级流量。因为是同时期的艺人,年龄也相差不多,经常被拿来比较,然后就有八卦民众发现,两人出道这么些年,从来没有合作过——没有合作过影视剧、综艺,甚至连同框也极少,同台领奖都从没站到一块儿过。

……这不太正常啊。

按理说这些年龄相近的同类型艺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接触,娱乐圈就那么大,资源就那么多,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完全没合作和同框的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就着这条线,积极的八卦群众发现了一个瓜,在某个颁奖晚会上,还没开场时台下明星扎堆,久未见面的朋友在一起叙旧,刚认识的新朋友试探着互相攀谈,又是握手又是拥抱,好不热络。

所以在粉丝的高清镜头下,有两个人显得格外格格不入。

——陈威廉和李埃文,彼此都是前一秒钟与别人谈笑风生,下一秒转身,猝不及防两人四目相对了一秒,明显地笑意凝结,气场诡异,也没打招呼就同时转身继续跟别人攀谈,就当身边从没有这个人,嫌弃与躲避意味明显。

这个视频当时在微博小范围发酵,除了粉丝和个别八卦爱好者关注的人并不是很多,可是久而久之,随着两位顶级流量的名号越来越响,诸如陈李二人“不对盘”“有过节”“互相嫌弃”的新闻越传越广,后来都成娱乐圈内默认的原则了,二人关系十分不和睦。

甚至一度【王不见王】的说法甚嚣尘上。

但因为正主从来没有过表示,粉丝也不想主动结梁子,两家还算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国外旅行类综艺《青春物语》官宣。

常驻嘉宾包括……陈威廉和李埃文。

整个微博都沸腾了,吃瓜群众觉得这综艺壕啊请两位顶级流量期待期待,八卦群众则想探究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如传闻说的“王不见王”,两边粉丝看到对方的名字都有点慌,但本着“我不能主动出手留下把柄”的原则,只是兢兢业业打榜做数据敬业卖安利做宣传,就当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这种和平假象持续到第一期节目播出的那天。

节目组估计也是知道两人实在不对盘,任务分组时并没把两人分在一组,也尽量避免让他们在节目中有交集。

整期节目90分钟,两人一共就彼此说了两句话。

陈威廉心大,刚发完任务就弄没了任务卡,用手肘怼了一下刚好站在他旁边的李埃文,“哎你看见我任务卡了没?”

李埃文头都没抬:“我怎么知道?你再找找呗。”

 

“我怎么知道。”

放在熟人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回应。但关键就在于他俩不是熟人,而是公认的不合啊,于是坏也就坏在了这五个字,谁都没想到网上就这么掀起了腥风血雨。

 

播出后短短两个小时,李埃文大名上了热搜。

热搜内容并不是平时的沙雕或者吹捧,而是谩骂。他被陈威廉的粉丝硬生生骂上了热搜第二条——第一条是“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你家正主这么没礼貌吗,这语气跟谁说话呢?”

 “阴阳怪气的臭白莲,我哥该你几个亿了你跟他这样说话?” 

“操傻白甜人设大型翻船现场。”

 “李埃文欠我哥哥一个道歉,必须道歉。”

 

李家的粉也不是好惹的,哪能被这么欺负啊,二话不说就分批次参战。

“笑死了,本来就是你家正主丢了卡,我哥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这也劳得你家下场来写个万字小作文?你家就闲成这个样子?”

 “娱乐圈前辈跟我哥说话都先叫声小峰,你家主子上来就一句‘哎’这就很有礼貌咯?”

 “行行行对不起,牛批还是你哥牛批,以后所有人跟他说话先鞠俩躬再上三炷香ok?”

 

 

整整三天,你来我往的,两家粉丝把微博这个战场掐到昏天暗地。

一片腥风血雨。微博一时尸横遍野、饿殍满地。

而这三天里,不知道是出于经纪人还是节目组的授意,两个人谁都没有发声。

 

三天后,正主的不发声以及双方公关私下的一通努力,两边梁子虽然结下了,但好歹战火将熄。微博暂时恢复清静。

正巧这时机赶上邻近春节,陈威廉和李埃文都在春晚受邀名单之中,两家粉丝又想方设法关注自己哥哥一彩二彩……七八彩的情况,把这件事暂时抛在脑后,维持了表面的祥和。

但双方的粉丝内心同步是——对面那家的小婊砸怎么也上春晚了?他会不会排挤、欺负我家哥哥!怎么办!嘤嘤嘤!

 

到了春晚正式演出这天,陈威廉的节目在前面,他是香奶奶的腕表和珠宝代言人,惯例搭配是香奶奶的J12腕表和Coco Crush的戒指,今年也不例外。

他的节目是春晚舞台上第一次引入Urban元素,他又着一身红西装,劲歌热舞,把粉丝迷得疯狂刷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说两家粉丝不容水火,但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两家粉丝不仅关注自家哥哥的代言,也了解隔壁家的代言,看春晚不仅要看自己爱豆的节目,还要顺道瞥一眼隔壁家的节目。

 

俗话又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李埃文今天也一身红色西装,这没什么,春节嘛,许多艺人都穿了红色。

粉丝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好帅!!!”中看完了节目,然后发现哥哥的左手——硕然一枚与陈威廉同款的香奶奶家的Coco Crush戒指。

 

同款。

戒指。

左手中指。

隔壁家代言。

详细来说就是,一个几乎从来不戴戒指的艺人在春晚的舞台上在左手中指戴了“仇人”代言的订婚戒指。

 

最开始还有部分陈家粉丝暗讽李埃文有意抢代言,后来越想越不对,越想越诡异…也就是传说中的细思恐极。

于是两家同时就此事静默。

然后默契的闭嘴不谈此事,转而全心全意为春晚帅裂苍穹的哥哥们打call。

 

 

好景不长,一波好不容易平了,一波又起了。有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次带着大名上黑热搜的,轮到了陈威廉先生。

事情起因源自一篇扒皮微博,一位名叫“盛世白莲陈先生”的用户洋洋洒洒两千字,细数了陈威廉从出道以来所有黑料。本来是圈内事圈里毕,除了吃瓜路人,是极少有影响力的人会转发进饭圈带撕逼节奏的。

但“盛世白莲陈先生”是带了铁锤出来的,随文附上的是一段模糊得不行,但又依稀能辨认出出镜人是陈威廉的偷拍。视频不算清楚,录入的声音更是嘈杂,断断续续的,只能听清楚陈威廉叫了李埃文的大名,语气不善,接着是什么“你等着”又是什么“死”的,剩下的就过于模糊什么也听不清了。

 

这个视频一经爆出,因为涉及了另一位顶级流量,猝不及防地出了圈。

不久前以李校草家惨败告终的饭圈战役,很快就逆转了局势。

倒是没有人蠢到往威胁什么方向去猜测,但也少不了什么“这大概就是新一代礼貌大师吧。”

 “???这哥有事吗?自己说话语气很好听吗??”之类的嘲讽。

一时之间风水逆转,陈威廉的粉丝被喷得只能还击:“你们怎么就知道,他俩私下关系不能开‘你去死’这种玩笑?”

这话听了,别说对家粉丝,就连路人都是要笑的。因为众所周知“王不见王”的传统,陈威廉和李埃文不合得厉害,明面上关系都不好的人,是不会私下开这种玩笑的。

 

大概是前几天还算粉丝间的小打小闹,但这个视频实在不好放任扩散,正主总算是亲自下场了。

几个小时后先是陈威廉发了澄清微博。

大意就是他跟李埃文其实认识很久了,虽然从来没有过合作,但私下是很好的朋友,有时说话就不注意语气。在《青春物语》里,李埃文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就是他们彼此日常对话时的语气,他没理由也不会生李埃文的气。紧接着又为自己跟李埃文通话时说过“你去死”这种言论而道歉,并且承诺自己身为公众人物,以后一定会谨言慎行,注意影响。

 

此条微博一发,尤如一石投水,瞬间就将李校草的粉丝的怒气值推到最高点,纷纷评论辱骂。

稍微理智点的评论就类似于“三天前我哥被骂的时候您哪去了?早不澄清晚不澄清的,自己被别人骂的时候跳出来?怎么的,现在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儿了?非得让人把脏水泼到您身上才知道喊冤?那我家被骂那几天又上哪说去?”

“陈威廉道歉”眼见着又要到了热搜第一名,两家眼见着又得掐起来,李埃文只得连忙转了陈威廉的微博,除了承认了陈威廉所说的“老朋友”关系,也低头和陈威廉与陈威廉的粉丝道了个歉,自然是为了之前在《青春物语》里的“语气不善”。

 

 

微博转完,评论里是掐也好是骂也罢,李埃文实在没精力管了。

不过就是彼此之间说了两句话,就因为是在镜头前,折腾出了这么多事。

累心。

他把手机锁屏放在床头,然后翻了个身把头埋在陈威廉颈窝里,本来还有点郁闷,后来仔细想了想,又忍不住笑个没完。

床头灯暖黄的光,映得两人中指上刻了对方名字的同款戒指更加熠熠生辉。

陈威廉本来为这事闹得头疼,这时一听李埃文笑倒也绷不住了,两个人笑了半天,还是陈威廉先停下来,把人更紧地搂在怀里,轻轻掐了他腰一把,用一口港普说道:“以后还敢跟我用那种语气说话吗?”

“不敢了,这次是真的不敢了,你粉丝好横。”李埃文拧着眉,“咱俩以后千万别同框了。”

说完又是笑个不停,笑得一双杏眼蒙了水汽,睫毛疯狂抖动,顺嘴又亲了亲陈威廉的嘴角:“那你以后还敢不敢打电话说要操死我?”

陈威廉眼睛一眯:“我倒是还敢,虽然你粉丝更横。”一边说,一边伸手往旁边摸了摸,“哎你看见我内裤没?”

就这么随口一问,也不知道怎么就又戳了李埃文的笑点,他把脸埋在枕头里,再闷的声音透出来也藏不住笑意:“我怎么知道?你再找找呗。”

 

王不见王?

谁知道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

 

END。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给我点动力嘤嘤嘤

#欢迎交流脑洞呀!!交朋友呀造作呀(*/ω\*)

【名柯/全员向/无显性CP 】Mystery 01-03(接M22)

√看完M22脑洞喷发,想写点什么来表达自己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
√全员向,没有显性CP,燃向

LOfTER搬运,原号弃用,所以重发啦,希望之前关注我的小朋友可以关注我这个号鸭(づ ̄ 3 ̄)づ

001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安室透在紧急医护人员那里简单包扎了一下处理了伤口。

伤口其实不浅,玻璃划伤了大臂,几可见骨,血流了半身,伤口处甚至还有玻璃残渣,但他却感受不到什么疼痛感。

他们阻止“天鹅”的方式实在太过疯狂——太疯狂了。不要命的飙车方式和高空坠楼所激发的肾上腺素轻易地抵消了疼痛感,他甚至还能感受到血管里躁动不安的脉搏跳动,还有耳朵里因为爆炸余波所产生的嗡鸣声。

他莫名有一种畅快感。大概他活的压抑了太久,他刚从警队毕业就被迫学着沉入黑暗,在脸上带上一层又一层面具,降谷零还是安室透?哪个是真的他?还是哪个都不是?

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只有眼下的感觉是真的。

 

他婉拒了医护人员在救护车上休息一下的建议,又讨要了一个医用口罩戴在脸上——人多眼杂,这种时候如果被不必要的人看到了会很麻烦。

他躲在暗处。看着江户川柯南与毛利一家人会合,毛利兰蹲下来激动地抱着他,半是喜悦半是担心地埋怨这个一到关键时刻就消失的孩子。

在毛利兰眼中,江户川柯南永远是个七岁的孩子,需要人的照顾,纵使他天资聪颖胆识过人,但归根究底还是个孩子。

但是在安室透看来,那却是个实力不可捉摸的可怕的人。

甚至真实身份比他自己都神秘。不过……

安室透无声笑了笑,他心中已经大概有数他到底是什么人了。

 

等到把所有群众疏散完毕已经是晨光熹微了。

整个警视厅难得能与公安警察和平共处一起处理问题,在大是大非面前,无所谓部门偏见,整个国家都是一体的。

“风见君。”风见裕也猛得一震,他清楚这个背后这个声音的主人。

“降谷先生……”他喃喃,他知道这个男人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拦下来“天鹅”的坠落,但之后整个人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也不知道是否殉职,说严重点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公安高层都快疯了,首先降谷零的职位不低,业务素质相当过硬,而且他是目前日本官方插在黑衣组织里唯一的一根钉子,而且这根钉子已经深入组织内部,如果这个时候失去了这根钉子,损失不可估量。

所以风见在这几个小时内不仅紧急疏散人群,调度现场保证群众安全,还在搜索降谷零的下落。

可是好几个小时都毫无音讯。风见不由得有些慌乱。

由于在阻止返回舱坠落地面的时候情况过于紧急,公安并没有及时与降谷取得联系,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式阻止了惨烈的伤亡,更不清楚他的生还率。

拖了几个小时都找不到人,还在爆炸落点发现了降谷的爱车马自达RX-7的残骸。风见本以为功勋墙上可以再添一个名字了。

可是现在……

风见回头。

安室透半摘了口罩靠在墙壁,侧着头冲他微微笑着,刚从海平线上升起来的太阳就在他身后,暖橘色的光打在他身上,衬得他的轮廓都带着柔和的意味。虽然身上血迹斑斑有些狼狈有些骇人,但都挡不住他那个人光站在那里就散发的令人安心的力量。

 

 

 

 

002.

“所以说,降谷先生,您在第一次阻止“天鹅”坠落的时候是调用了炸弹,利用无人机让炸弹在空中与卫星相遇并引爆从而使卫星偏离原本轨迹的吗?”

安室透没回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微低着头,眼睛被额前略长的头发挡住。

“那接下来我问您几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请问您调用炸弹是否有申请,又是否合规?”

“无人机是军用还是民用?据我们目前所知军方并没有调用记录,那么就是民用,请问是这样吗?如果是那请问又是谁制造的这样可以飞到一万米高空还可以载炸弹的民用无人机?”

“如果您还是不回答的话我们就接着问了。”调查员略显兴奋地舔了舔唇角,觉得主动权尽在自己手中。

“据我们所知发明者是阿笠博士对吧?降谷先生又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还有据嫌疑人日下部的口供,在追捕过程中和在警视厅顶层的对峙过程中都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名叫……”调查员低头看了看记录本,“江户川柯南,请问您又是出于什么心理把一个孩子带到………”

“调查员先生,很抱歉打断你,”安室透终于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有了反应,皱着眉冰冷地打断调查员喋喋不休的盘问,”但是请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调查员明显被这种问题问懵了一瞬间,“这和我们的问询有什么……”

“回答我。”调查员再次被不容置喙地打断,金发男人明显情绪不佳,耐心即将告罄。

调查员犹豫了一瞬间,还是答道,“降谷零,是隶属于公安警察的……”

“Zero。”监控器上显示金发男人终于抬起头,锐利的目光似乎能把对面的问询者射穿,“日本公安警备企划课秘密机构。”

“那你又是谁。”男人发出一声嗤笑,明明是处于被动的位置,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

“我…”调查员一时语塞,“规定…规定说调查员不用透露自己身份…”

“规定?谁的规定?什么规定?这难道不是一场正常的述职吗?”

“Zero隶属于国家,甚至不受警察部管辖,你又凭什么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质问我?”

“这……”调查员语塞。

“所以这到底是询问,还是审讯!”安室透猛然站起身,用力撑着桌子,直视对面的人,气场咄咄逼人。

“我从爆炸地点一到这,你们就开始了所谓“询问”,让我算一算——从我进来到现在,有七个多将近八个小时了吧。”

调查员一惊,降谷零本人没有携带手机手表,这个屋子也里没有钟表,没有窗,就是为了营造一种模糊时间的感觉。但这个男人……竟在高密度与高压的询问之下还能把时间掌握到如此精确,真是太可怕了。

“十平方米的封闭空间,单向镜,录音机,摄影机,冷色调而且并不舒服的桌椅,吸音的海绵墙体,还有一个不入流的审讯员…”

“是不是就差给我戴一副手铐了?还是打算直接上吐真剂?”

“我到底是公安,还是囚犯?你告诉我。”安室语气冷冷的,但每一句话都命中红心,几句话之内,主客颠倒,主动权轻而易举的到了金发男人手里。

“我想说的,你们问的,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觉得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职业责任,八小时工作时长总是可以保证了吧,请允许我拒绝今日份的加班,我很累了,先生。”转瞬之间他似乎又从咄咄逼人的降谷零变成了阳光爱开玩笑的安室透。

“我走了,祝你好运先生。”说着他真的像普通的工作职员下班一样散漫地道别,转身开门离开。

调查员下意识想冲出去,刚迈出去一步就顿住了,他惊觉自己似乎又没有立场拦住他。

毕竟他真的是公安警察,而不是囚犯。

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没敢阻拦。

如果说赤井秀一是FBI的传奇,那么安室透就是公安的一个神秘的传说,没人知道他具体在执行什么任务,因为都是高度保密的,也没人知道他实力到底多强,因为很难有人能配合他行动,没有人知道他真是性格是怎么样的,因为最了解他的那批人,几乎都死了。

他就像一匹孤狼,孤独地行走在他自己的路上。留下来的,只有传得神乎其神的一个个神话。

 

“真的挺难的,川上。”监控室里,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对坐在他旁边的人说,对于安室透的离开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也不想阻拦。

“他是Zero里最棒的情报人员,审讯能力一流,鸟饲你让一个刚从警校毕业几年的孩子审问他才是真的为难那个孩子。”

“但是我们的目的达到了。”鸟饲咧嘴笑了笑,“他的情绪一直掩藏地很好,但是在听到某件事情的时候确实有过波动。”

“哦?”川上挑眉,“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倒是觉得他连最后的发火都是九分假。”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川上。”鸟饲把监控视频调回到七个小时半的位置,“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他。”

“告诉技术组和调查组,最后二十分钟问询里提到的每一件事和每一个人都要认真仔细地查,事无巨细,不能有遗漏!”鸟饲打开对讲机,吩咐道,“当然不能让我们的零察觉,起码到目前为止——他都是我们的王牌。”

“虽然将来——可能就不是了。”

 

 

 

 

003

 

安室透的手机和车都葬身爆炸了,所以他搭了风见的车回到住处。

一路无言。

安室透一上车就闭目养神,好像进入了深度睡眠,看起来累极了。确实,他最近半个月都在全力查发生在东京峰会前的爆炸案,熬夜是平常事,又在同一晚上连着追捕嫌疑人,极限飙车,阻止两场爆炸,好不容易结束了却被叫到本部述职——述了八个小时的职。

 

风见有一肚子疑问,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问,只能在这个时刻当好一个司机,尽量平稳地把降谷先生送回去。

 

而坐在副驾驶的安室却是真的没心情睡觉。

事态发展的失控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而且也来的太过突然。即使他现在身体处于透支状态,现实也在告诉他没时间休息。

大脑里高速过滤这半个月来所有发生的事,他在每一个事件中寻找蛛丝马迹。

 

今天的事情目的是要警告他?提醒他?还是即将要发生的事的预告?

公安到底为什么起疑了?还是有人想打压他?他一个常年执行卧底外勤任务的公安又碍了谁的路?

自己的档案都是严格加密的。有能力动自己的人在公安中也是寥寥无几,就算有也都是少数高层。

……真是不想与这些人为敌啊。麻烦的很。

安室透在内心啧了一声。

等等,如果不是公安内部的政治问题呢?

那还剩一种可能……

安室透在黑暗中遽然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眼眸里满是森然的冷意,像黑暗中闪着寒光的匕首。

 

 

“那降谷先生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风见送安室至门口,微微欠身道。

“今天谢谢了,风见。”安室透浅浅一笑,目光不经意在自己家附近逡巡。

——树后面,隔壁房子微动的窗帘,对面房间的二楼,门前斜对角的看起来没人的汽车……

安室左眼轻轻地眯了一下。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他开枪瞄准的准备动作,一旦他做了这个动作,要么是他进入了戒备状态,要么是他准备扣动扳机取人性命了。

 

他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某些不对。

门口地毯的纹路改变了,玄关处的灰尘也是不均匀的,说明有人来过。

他无声地拿出枪,上膛,充满戒备地向屋内走去。

厨房传来响动,安室透转身瞄准厨房的门——

“是你?”安室透压低的声音中是掩不住的诧异,他看到来者舒展了紧皱的眉心,但并没有收回枪。

“我……”江户川柯南刚张开口。

“嘘。”安室透两指交并立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翻开墙边的暗格,从中拿出一个探测仪在全屋仔细探测,同时另一只手持枪成警戒状态。

江户川认得那个,是窃听器探测仪。

他皱起眉头,意识到有出乎二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而且估计是件很棘手的事情。

这间房子是属于“降谷零”这个身份的,如果是黑衣组织起疑,估计今晚自己不可能在这里见到降谷零,如果是公安那边起疑……

柯南实在想不到公安有什么可以怀疑降谷的点,而且从之前他带人到工藤宅找赤井的事情就能看出降谷零在公安的地位其实很高,至少有独立执行权。

当时降谷的计划制定其实参杂了一些私人感情,而且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判断——他没有考虑两国会不会因此发生外交冲突(也许考虑了但刻意忽略了),就决定扣押两个FBI以此威胁另一位FBI现身并打算将他交给黑衣组织来换取自己的位置。

如果这个计划有被递交给更上层,是绝对不会被允许执行的。

但是计划一直有被有条不紊的推进,并且动用公安的人手,就说明降谷零在公安的权限其实很大,可以调动数量不小的人员和设备,而且可以不上报自行执行。

那么公安中到底谁可以针对他?

 

没等江户川想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安室透已经检查完两遍——房间里没有窃听器。

他舒了一口气,示意江户川坐到沙发上。

“有人看到你进来吗?”安室透在沙发上舒展身躯,把自己整个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他确实是很累了。

江户川摇摇头,平光镜片下是掩饰不住的狡黠目光“我来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人盯梢”还不止一个,“我就偷偷进来了。”

安室透抽动了下嘴角,他一点都不想知道江户川是怎样“偷偷”进来的。

毕竟这种事自己也没少做。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一点小麻烦,很快就能摆平——嘶…”安室无意中碰到了大臂上的伤口,吃痛地倒吸了口冷气。

“你还没处理伤口?”江户川皱起眉,事情肯定比他说的严重的多,安室甚至都没时间处理伤口。

“刚才去述职了,没来得及…你…”他眼睁睁地看着江户川无比熟练地从沙发空隙之下拖出一个急救箱,熟练到感觉这里像是他家。

“推理出你会在这里放个急救箱并不难,安室君。”江户川说着话动作也没停,从急救箱中拿出酒精、镊子、绷带和一些外伤药。

“你要帮我包扎?”安室挑眉看着江户川,却也没阻止。

“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TBC

 

 

#疯狂求评论蓝手红心

#欢迎交流脑洞呀!!交朋友呀造作呀(*/ω\*)

 

 

 

 

 

【舟渡】万寿无疆(上)

舟渡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时间线在一切结束之后,费渡还在住院养伤中

 推荐BGM《默读》广播剧主题曲《以沫》

————————————————————

“闻舟,费渡的伤……怎么样了?”陶然站在病房外问,他知道这个最近几乎每天都会重复的对话的答案,但没办法,上头陆局的命令还在,他怎么也得走走形式,况且确实也拖的很久了。

“哎就那个样子,你也不是不知道费渡那个体格,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呢,你看这不还没出院呢嘛,再等等,再等等。”骆闻舟表情没有一丝丝波澜地说着瞎话,嘴上应着心里还在琢磨今天中午给费事儿做什么吃。

 

这个对话发生在一切尘埃落定的一个半月后。

其实费渡早就可以下床出院了,伤也好的差不多了,除了脖子上还有些淤血以及行走略微有些不便,但就是一直被骆闻舟摁在医院不让走,以“浪”为生命必需品的费总差点因此闲到长蘑菇。

在这半个多月里陆局前后派了一个加强连的人明里暗里暗示骆闻舟,骆闻舟全当看不见听不懂不知道。

反正没人能跟装傻的人说明白。

费渡也早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他乐得享受他男人护着他的感觉,陪着装聋作哑——也倒是真没人在他面前提这件事就是了。

但算算日子,到今天已经时间不早了,那件事情该提上日程了。

 

 

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金贵的费总啃着骆闻舟削的苹果,含糊不清的说:“师兄,陆局那边是不是催的紧了?”

骆闻舟头也没抬地给他削第二个苹果,“你伤还没好全,不能出院,乖哈。”

“……”

师兄什么时候也这么鸵鸟政策了??

“闻舟。”费渡轻轻叹了口气,“已经一个半月了。”

骆闻舟手中的水果刀一顿,没什么情绪地“哦”了一声,明显地不想谈这个话题。

费渡用手臂稍微撑起身体,抬起右手扣住骆闻舟的后脑,同时身体向前倾,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缓缓摩挲。

咫尺之距。

连对方刻意放轻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我没事的,闻舟。”费渡用一种类似于安抚的语气说,“那些都过去了。”

“一个笔录而已,没关系的。”

骆闻舟闭上眼睛,良久才含糊地“嗯”了一声算同意了,同时忍不住将唇覆了上去,先是小心翼翼地、蜻蜓点水般地触碰,再接着缓慢地厮磨。

好像只有吻一吻面前的爱人,才能平复自己内心的不安……才能稍微抚平一点,他心底的伤疤。

 

 

张春久和范思远一案关系重大牵连甚广,说是举国震惊也不为过——这起案子跨越半个多世纪,牵连了燕城数位或德高望重或家财万贯企业家和职权相当大的公安局高层,这半年多来骆闻舟他们揭开了一层又一层黑暗的表皮,露出腐朽不堪的内里。

而那个黑暗中的庞然大物,都和费承宇、和费式脱不开关系。

可是费承宇早已被设计得成了植物人,在最后一战中一命呜呼,想找他再问什么是不太可能了。

但他还有一个几乎把他老底调查个底掉还差点继承他衣钵的的独子——费渡。

那个从开始就策划了一切、能把十个BOSS一锅烩了、不惜以自己为代价设了一个最大的局的费渡。

这种情况下警方找费总做个笔录再正常不过,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可是直到费渡伤好了,骆闻舟都打死也不放人。

 

 

“我没有……创伤。”

“勒死对方,是一种细水长流、享受式的杀人方式。”

“您能不能……再给我一次假装看见妈妈的机会?”

“困住我的不是她的死因。”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座高楼,她为什么只选择了这里?”

“费渡是个好孩子啊。”

“按下去啊!你按下去啊!费承宇用这东西训练你扼住你母亲的喉咙,无数次!你忘了吗!你不是做梦都想弑父吗?啊!”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冰冷潮湿的地下室,藏着无边秘密的回忆,他每每提到时不由自主的呛咳,永远单曲循环的歌……

这些事情,这些话,是骆闻舟把费渡抱出滨海后,无数次夜晚的噩梦。

陶然说他有轻微的PTSD,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固执地不想让费渡再一次回忆这些年的回忆,可是他身为警察,清楚的知道费渡的笔录对推进案件至关重要。

他就像有两个人格,一部分是费渡的爱人,一部分是燕城刑侦队队长。

当这两部分起冲突的时候,属于费渡的那部分人格打败了另一部分并强行封印。

现在他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好保护费渡。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撕裂时空,抱起七年前那个孤单又坚韧的孩子,虔诚地亲吻他的额头,拉住他冰冷的手,带他离开那栋把他吞噬进去的别墅。

这份突如其来的情绪,包括心疼、悔恨、懊恼,从滨海那天晚上就淹没了骆闻舟,掏空了他的胸膛。既然他七年前没能做到,七年后就一定要做到。

 
TBC
 

—————————————————————————

脑洞在脑子里其实很久了,就是想写一个一切结束之后,费渡回忆一切做笔录的故事,这无异于自揭伤疤,那么这时候骆队会怎么做呢?

其实我描写的骆队在这时有些偏执了,并不是理智冷静状态下的他,但是人就不能保证每时每刻都保持冷静自持,尤其是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我想描写一个不太常见的骆闻舟√

√疯狂求蓝手红心和评论!!💗

√求勾搭鸭!

*内容摘自原文

 

 

 

 

 

 

妈妈我搞到了真的CP!!!

啊啊啊啊啊!!!!!!!!!

彩排的时候,猫摸了汪的胸!!上下起伏的那种!!!!于是汪顺着喵的手做了两个wave!!!!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


我可以期待一下吗!!!

过了三年,再度对这个叫小栗旬的男人疯狂心动。(◍ ´꒳` ◍)
看了一个花泽类的剪辑…心跳已经疯狂到不行!!!

我真的喜欢花泽类,那个慵懒颓废的贵公子,眼睛里永远有着早晨七点的阳光——温暖又惺忪。
类…给人的感觉太美好了…就连我这么不爱看偶像剧的人都对他疯狂心动…
他慵懒又高贵,忧郁又内向,纯情又忠贞…他身上有太多我形容不出来的东西…再次觉得自己语言贫乏( ’ - ’ * )
去年据说有个投票,你最喜爱的小栗旬的角色,其实还是——花泽类。

看着他十多年之后再度演花泽类…差别…恕我直言没什么大差别,毕竟他是小栗旬,最出色的演员之一,这个角色还是他一手塑造的,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也不会多大差别。
有的只是……早年的栗子稚气未脱,所演的花泽类的的确确是有少年感的,这是年龄赋予他的,而且他那时候骨架也确实单薄了。
十多年之后,那种二十出头的真实的少年感其实不会再有了,但毕竟演的也是十年后的花泽类,这是很合理的。

我喜欢他精湛的演技,赋予每个角色自己的灵魂。就像花泽类和小栗旬本人其实一点都不像,你也无法从花泽类身上看到十年后段野龙哉的阴冷高傲与狠辣,更无法看到银桑的担当与脱线。。
我为他强大的角色塑造力着迷。

综合我喜欢的不多的这几个艺人,其实我也逐渐分析出了自己喜欢的类型。
首先,他要有很A的一面,要够有气场和领导力。与之相对他要有反差,要有软萌的一面,要幽默风趣。
其次就是硬件…颜好腿长身高足够,声音好听,身材好打戏要好…
第三,他要有出色的业务能力,也就是所谓专业度,我着迷于栗子塑造角色的能力,也沉迷于威廉的舞蹈和愈发精湛的演技。
还有就是要有成熟感,这个其实是岁月赋予的…那种感觉,怎么也要三十岁以上才有…所以我喜欢的人至少80后😂所以我从16年才开始喜欢威廉。

还有就是我最喜欢的影视或者小说角色…其实也是同一个类型。
第一,要情商高,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第二,要有阴暗面,有自身黑暗的一部分,不是所谓的完美男主,例如时樾,段野龙哉,禁大塑造的赤井秀一和安室透,其实都是这样的。
第三,衣品好?颜好腿长身材好?能打?有钱?(不是)

【来自今晚为花泽类疯狂心动的我(*/ω\*)】

【无间双龙】再不写点什么我就要憋死了01

8102年了,我还在看无间双龙,而且为“双龙”的每一个细节而感伤。

他们,是互相依存的关系啊。

在这暗无天际的20年里。

除了柏叶结子,他们是彼此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

【真的我还是想吹爆这是什么兄弟情这是基于亲情的爱情!!!都说爱情到了最后,都是亲情,而他们早就是家人了。】

从每一句带着依赖,带着信任,甚至带了点撒娇的情绪喊的“TA酱”

而段野龙哉,带着决绝和难得的柔情,“郁夫”

很戳我的一个点是,这个亲昵的称呼只属于他们彼此。

段野龙哉是黑道高高在上的二当家,接触他最多的是他的手下,但手下只敢喊尊称,冷淡且疏离。只有龙崎郁夫会亲昵地叫他“TA酱”,只有他敢叫,也只有他能叫。

龙崎郁夫是第二署的泛泛之辈,接触他最多的同事都喊他“龙崎”,只有段野龙哉会喊他的名字而不是姓,“郁夫。”

我从里到外都爱死了段野龙哉这个角色。从他的名字的每一个字,到他性格的每一面。

他够狠,够黑暗,却意外地有柔情与藏起来的心软。够决绝,够果断,也够谋略够聪明。

很感谢小龙哉的演员,演的超级棒,把小龙哉的性格诠释地特别好。他小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叛逆,高傲,且毒舌(长大也是),小时候就有领导气质,够聪明,如果…

如果不是走上这条不归路。他一定是另一个社会精英,也许是商界的精明商人,也许是政界鬼话连篇的政客…

但没有如果。

从结子死的那一晚,那一声枪响开始,就没有如果了。

忘了说,他骨子里也是强烈的偏执。

他曾经拥有光明,触到温暖,却被人残忍地剥夺。

——他要一笔一笔,讨回来。

——他其实是恨的,恨这个世界。

——这个夺走结子老师的世界。

还留了两集给自己,下午还有高数课,我怕自己哭的不行,先留两集,等明天哭😭😭

周四大计基考试🙏🙏🙏🙏

哈哈哈哈

rou:







刘子光真的不像警方卧底




他像黑帮在警方的卧底

俊杰哥哥你怎么能这么A!!!!
这条狗命我不要了!!!

突然想到了书版沈巍与剧版沈巍的一个很明显的不同点。

剧版沈巍以天下为己任,心怀苍生,可以为了苍生牺牲自己。

而原著的沈巍,心中只有昆仑,或者说赵云澜。他只是受昆仑之托守着十万大山,信守与神农的承诺守护大封。
他可以为了赵云澜牺牲一切,而不是为了天下人。
对于他而言,他可以不要天下,只要一人。

说不上谁更好。
只是原著的沈巍,更让人心动❤